三国全面战争经济攻略

協 辦:內 蒙 古 科 技 大 學 法 學 系
首頁  | 本網資訊  | 親辦案例  | 法院審判規范性文件  | 合作媒體  | 經典案例  | 民商法學  | 刑事法律  | 證據法學  | 法律帝國
本站搜索
包頭律師在線咨詢:利用微信綁定他人信用卡并使用的行為定性
文章來源:包頭律師事務所  發布者:包頭律師  發布時間:2019-6-5 22:46:49   閱讀:1993

——上海市虹口區法院判決陳嘉瑩盜竊案


裁判要旨

    竊取他人信用卡并在自己的微信平臺上予以綁定,進而處分卡內資金,屬于盜竊信用卡并使用的行為,應當認定為盜竊罪。


案情

    被告人陳嘉瑩于2016年7月5日至7月9日期間,與被害人金思懿一起乘坐“海洋量子號”游輪至日本游玩。期間被告人陳嘉瑩在被害人金思懿不知情的情況下,利用自己微信號為chan0115的微信綁定被害人金思懿卡號為622848038251756417的中國農業銀行卡,將該卡內資金人民幣19800元分別轉入4個不同的微信賬號內,并為自己的手機充值人民幣100元,涉案金額共計人民幣19900元。

    2016年10月10日,被告人陳嘉瑩在浦東國際機場被公安人員抓獲。案發后,陳嘉瑩在家屬幫助下退賠了全部贓款。


裁判

    上海市虹口區人民法院經審理后判決:一、被告人陳嘉瑩犯盜竊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零六個月,緩刑一年零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3000元。二、查獲的犯罪工具予以沒收銷毀。

    一審判決后,被告人沒有提起上訴,檢察院沒有提起抗訴,本案現已生效。


評析

    微信等移動互聯網平臺的興起使金融支付方式發生重大變革,在互聯網環境下,傳統的只能依靠磁條或芯片讀取、使用銀行卡的金融支付方式已經徹底改變。由此,涉銀行卡的財產犯罪行為模式也隨之發生一定程度的變異,給行為定性帶來困難。本案中,被告人陳嘉瑩在被害人不知情的情況下,利用自己的微信綁定被害人的銀行卡進而處分卡內資金的行為,究竟應認定為盜竊信用卡并使用的盜竊罪,還是冒用型信用卡詐騙罪,審理中存在一定爭議。

    銀行卡必須由持卡人本人使用,是銀行卡管理的一項基本制度。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冒充持卡人身份使用信用卡,不僅侵犯公私財產所有權,更擾亂了信用卡管理制度,因此,立法明確冒用他人信用卡的,應以信用卡詐騙罪認定。但并非所有冒充持卡人身份使用信用卡的行為都應認定為冒用型信用卡詐騙,刑法第一百九十六條第三款同時明確了盜竊信用卡并使用的,以盜竊罪論處,而盜竊信用卡后使用的行為客觀上必然也是一種冒用他人信用卡的行為,區別的關鍵就在于獲取信用卡的手段不同。如果以盜竊的手段獲取信用卡并使用的,就應定盜竊罪;如果以盜竊以外的其他手段(不限于非法手段)獲取他人信用卡并使用的,則可能構成信用卡詐騙罪。

    本案中,被告人陳嘉瑩趁被害人不備,竊得其銀行卡,并利用事先掌握的被害人的身份證號,及事先掌握的被害人的手機開機密碼,在綁定微信的過程中獲取驗證碼,從而順利實現銀行卡綁定,獲取卡內資金。被告人陳嘉瑩獲取銀行卡的手段是一種秘密竊取行為,之后的綁定和獲取卡內資金都是一種信用卡使用行為,符合盜竊信用卡并使用的行為構成特征,應以盜竊罪論處。本案的特殊之處在于,被告人陳嘉瑩在手機微信平臺中輸入銀行卡號后,又將銀行卡放回原處,故有觀點認為其竊取的只是銀行卡號,屬于銀行卡信息,而不是銀行卡本身,所以不能認定為盜竊信用卡并使用。而按照“兩高”《關于辦理妨害信用卡管理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五條之規定,竊取他人信用卡信息資料,并通過互聯網、通訊終端使用的,應定冒用型信用卡詐騙罪。

    我們認為,竊得銀行卡并獲得相關信息后又歸還的行為,不影響盜竊手段的認定。本案被告人陳嘉瑩盡管意在獲取被害人的銀行卡號,但客觀上卻實施了竊取載有銀行卡號的銀行卡本身的行為,上述“兩高”司法解釋中所述的“信用卡信息資料”顯然不包括銀行卡本身,否則將明顯違反刑法第一百九十六條第三款的規定。同時,歸還只是竊取行為實施完畢后的掩蓋行為,并不影響竊取行為本身性質的認定,反而卻可以進一步證明竊取行為的秘密性特征。這種情況的發生正是因為在互聯網環境下,利用銀行卡進行交易并不需要出示真實的銀行卡,而之后的身份驗證行為也是為了完全控制該銀行卡,然其行為本質與竊得銀行卡后通過密碼破譯等方法使用的行為并不存在實質上的差異。

    進言之,構成盜竊信用卡并使用,客觀上應當具備兩個基本行為:一是盜竊信用卡的行為,而信用卡作為一種金融憑證,只是承載財產權利的載體,其本身并無價值,所以僅盜竊信用卡,并不構成犯罪,其只是獲得了非法占有他人財物的可能性;二是使用他人信用卡的行為,它直接侵害了被害人的財產權利,使之前侵犯他人財產權利的可能性直接轉化為現實。所以在盜竊信用卡并使用的行為中,“使用”是主行為,但立法卻將該行為擬制規定為盜竊,可見在立法者看來,盜竊信用卡并使用的社會危害性與盜竊罪相當,以盜竊罪論處方能實現罰當其罪。所以,盜竊信用卡并使用屬于法定的一罪,其與冒用型信用卡詐騙罪也不存在想象競合關系,確定對前者的適用,便應絕對排斥對后者適用的可能性。

    綜上,本案被告人陳嘉瑩秘密竊取他人銀行卡,在自己的手機微信平臺中予以綁定并處分卡內資金的行為,屬于盜竊信用卡并使用的行為,應以盜竊罪論處。

    本案案號:(2017)滬0109刑初3號; 案例編寫人:上海市虹口區人民法院  葛立剛;來源:2017.05.04人民法院報


相關法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九十六條  有下列情形之一,進行信用卡詐騙活動,數額較大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二萬元以上二十萬元以下罰金;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五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罰金;數額特別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并處五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一)使用偽造的信用卡,或者使用以虛假的身份證明騙領的信用卡的;

(二)使用作廢的信用卡的;

(三)冒用他人信用卡的;

(四)惡意透支的。

前款所稱惡意透支,是指持卡人以非法占有為目的,超過規定限額或者規定期限透支,并且經發卡銀行催收后仍不歸還的行為。

盜竊信用卡并使用的,依照本法第二百六十四條的規定定罪處罰。

 

《最高法、最高檢關于辦理妨害信用卡管理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五條 使用偽造的信用卡、以虛假的身份證明騙領的信用卡、作廢的信用卡或者冒用他人信用卡,進行信用卡詐騙活動,數額在五千元以上不滿五萬元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一百九十六條規定的“數額較大”;數額在五萬元以上不滿五十萬元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一百九十六條規定的“數額巨大”;數額在五十萬元以上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一百九十六條規定的“數額特別巨大”。

刑法第一百九十六條第一款第三項所稱“冒用他人信用卡”,包括以下情形:

(一)拾得他人信用卡并使用的;

(二)騙取他人信用卡并使用的;

(三)竊取、收買、騙取或者以其他非法方式獲取他人信用卡信息資料,并通過互聯網、通訊終端等使用的;

(四)其他冒用他人信用卡的情形。

聯系我們
服務熱線:13654849896   郵箱:[email protected]
包頭律師咨詢網    地址:包頭市昆區凱旋銀河線2A1807室內蒙古鋼苑律師事務所(銀河廣場西)     
 蒙ICP備09000912號   Copyright © 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4393952.com 
技術支持 普訊網絡 
三国全面战争经济攻略 万和娱乐app苹果版城网址 老虎下载app领取38元彩金 纵横四海水果机免费单机版 新助赢计划 恒发彩票属违法吗 365一级黄色人体写真 北京pk10稳杀一码 麻将技巧视频教学 重庆时时彩是国家开吗 乐享彩票是不是正规 北京pk10技巧走势讲解 重庆时时计划预测 三分快三技巧 三公扑克牌出千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