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全面战争经济攻略

協 辦:內 蒙 古 科 技 大 學 法 學 系
首頁  | 本網資訊  | 親辦案例  | 法院審判規范性文件  | 合作媒體  | 經典案例  | 民商法學  | 刑事法律  | 證據法學  | 法律帝國
本站搜索
包頭刑事律師咨詢:隱蔽性客觀證據在死刑案件中的運用
文章來源:包頭律師事務所  發布者:包頭律師  發布時間:2019-6-6 20:48:44   閱讀:2011

【基本案情】

被告人張少平,男,1978年1月出生,農民,住安徽省宿州市埇橋區永安鎮元墻村。

2012年12月20日,被告人張少平以介紹買地為由,將被害人李云騙至安徽省宿州市永安鎮元墻村新橋橋頭,趁李云不備,持鋼管猛擊頭部致其死亡,劫取李云當日從銀行提取用于買地的現金22萬元及錢包等物品。被告人張少平在橋洞內用汽油將尸體焚燒,后用摩托車將尸體運至江蘇省徐州市銅山區三堡鎮一河坡處,再次用汽油焚燒,并拋入坡下河溝內。

2013年3月2日,村民董結在河溝內發現尸體并報案,通過DNA鑒定確定死者即為安徽宿州失蹤人口李云。公安機關通過手機串號,發現張少平在被害人失蹤前及當日使用一張不記名電話卡頻繁與被害人聯系,且其經濟情況反常,具有重大作案嫌疑,遂于3月5日將張少平抓獲。

【要旨】

被告人翻供且客觀證據薄弱的死刑案件,在審查口供合法性基礎上,要根據口供調取排他性、獨特性關聯證據,補強供述。同時要積極收集、固定隱蔽性客觀證據,以客觀證據筑牢案件質量基石。

【指控與證明犯罪】

2013年6月28日,徐州市銅山區公安局以張少平涉嫌搶劫罪移送徐州市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

審查起訴階段,徐州市人民檢察院承辦檢察官審查了全部卷宗,訊問了犯罪嫌疑人。經審查發現案件存在以下問題:1.被告人張少平在偵查階段供述不穩定,且自看守所第二次供述開始翻供,稱公安機關逼供、誘供,殺人、拋尸現場都是公安帶領去的,證據收集是否合法存在疑問。2.除張少平供述外,其他證據均為證明力不強的輔助性間接證據,間接證據無法形成閉合證據鎖鏈。3.本案缺少直接指向張少平作案的客觀證據,案發時距行為人作案已達三個月,在張少平身上、住處、第一現場均未發現與被害人有直接聯系的物品或痕跡。在被害人尸體及附近亦未發現與張少平有直接聯系的物品或痕跡。承辦檢察官認為在案證據未能達到“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的證明標準。

為準確查明事實,切實做到不枉不縱,徐州市檢察院分管領導、公訴處長親自閱卷,主持召開檢偵聯席會議,明確偵查方向,自查與退回補充偵查相結合,有針對性地從以下三方面入手,構建完善證據體系。

1.嚴格進行證據合法性審查,確認證據提取合法有效

本案中,張少平供述為認定其作案的唯一直接證據,很多間接證據系根據其供述提取,并與之印證。因此其口供是否真實合法尤為重要。但張少平供述不穩定,到案初期供述系與朋友林某共同作案,被排除可能性后,做過完整的有罪供述,但進入看守所不久后即翻供,稱案發當日未曾見過被害人,更未殺害她,有罪供述是公安機關刑訊逼供取得,殺人現場是公安機關帶其去的。針對張少平辯解,承辦檢察官認真審查張少平供述的同步錄音錄像,并要求公安機關補充移送指認現場、辨認購買作案工具地點等錄像,調取張少平入監體檢表,并由負責訊問張少平的偵查人員對訊問情況進行說明并簽字。張少平供述、指認現場、辨認購買作案工具地點等形成的同步錄音錄像證明,張少平供述、指認均系自愿作出。體檢表顯示張少平身體健康,無外傷。而綜合全案證據,諸如借摩托車拋尸、搶劫財物后購買金項鏈、手機等證明財物去向的間接證據均是在張少平供述后調取,屬先供后證,進一步證明其有罪供述的真實性,排除了公安機關逼供、誘供可能。

此外,公安機關根據張少平供述打撈出作案工具鋼管。但因鋼管長時間在水中浸泡,未能提取到有價值的生物物證。同時,由于打撈過程沒有進行全程同步錄像,張少平翻供后拒絕對該鋼管進行辨認,并稱是公安機關帶領其指認,物證提取的合法性存在疑問。針對上述問題,承辦檢察官再次查看指認錄像,排除了公安機關指供的可能。因打撈過程沒有同步錄像,承辦檢察官逐一對參與打撈人員進行詢問,確認打撈過程合法、物證提取真實有效。另外,承辦檢察官將鋼管與張少平先前供述的鋼管特征進行比對,兩者基本一致。

2.根據供述尋找證據線索,收集關聯證據,補強口供

被告人供述如果真實,則能夠直接認定案件事實。但被告人趨利避害的心理導致供述具有極大的復雜性和不穩定性。因此,關聯間接證據的收集和固定對被告人供述的補強具有極為重要的作用。而在本案中,這一問題尤為突出。

本案由于張少平翻供,又沒有目擊證人證明李云當日曾在張少平居住的永安鎮元墻村出現,李云失蹤當日和張少平是否在一起存在疑問。承辦檢察官決定以張少平曾與李云通話的不記名電話卡為切入點,補強相關證據。首先,承辦檢察官要求辦案民警前往張少平供述的購買不記名電話卡的地點,向銷售人員取證。銷售人員確認該店出售過該類手機卡,并且辨認出張少平曾在其店購買過東西。其后,承辦檢察官要求調取張少平、李云手機通話基站位置及通話記錄,結合該卡的通話基站軌跡與張少平平時使用的尾號為3388手機卡的通話基站軌跡一致等證據,鎖定該未記名手機卡使用人即是張少平。同時,根據張少平、李云手機通話基站位置反映,李云失蹤當日下午通話基站范圍覆蓋為張少平老家永安鎮元墻村,與張少平號碼活動軌跡一致。這一證據,為張少平將李云騙至村內殺害的有罪供述發揮了有力的補強作用。

承辦檢察官注意到張少平曾供述李云所取的錢中有一捆2萬元全是20元面值的新鈔,其曾將該2萬元錢交給鄧某保管一段時間,后由鄧某將其中的1.8萬元存入農行。因該筆錢有顯著特征,承辦檢察官要求調取存取款錄像及向銀行職員取證,相關錄像證明李云失蹤當日取的錢中確實有20元面值的2萬元錢,而2013年1月11日鄧某在農行徐州金鷹支行存入的1.8萬元都是20元面值的新鈔。雖然張少平辯解該錢是其在路上撿拾所得,但其辯解顯然不符合常情常理。

張少平系為財殺人,搶劫到巨款后很可能有揮霍行為。承辦檢察官要求偵查人員對張少平消費情況進行進一步調查。經查,發現張少平2012年年底及2013年年初花銷巨大,經濟情況反常:張少平的農行卡于2012年12月23日存入5萬現金、 該月月底張少平歸還鄧某欠款5萬元、2012年年底至2013年年初期間張少平購買彩票、手機、項鏈花費數萬元。張少平辯稱錢款系賭博所得,經查證,在此期間其賭博非但沒有贏錢,反倒輸掉了不少錢。調取的證據印證了張少平供述的贓款去向,揭示了其辯解的虛假性。

此外,針對偵查階段被忽視的張少平有罪供述中的若干細節,承辦檢察官會同辦案人調取并核實了案發當日的天氣信息、李云衣著、攜帶物品大小、顏色等證據。這些證據均為先供后證,有力印證了張少平供述,證實了其真實性。

3.積極收集隱蔽性客觀證據,定罪證據取得重大突破

在證據種類中,物證以其客觀性、穩定性、證明力強等特點,對犯罪事實的認定起到關鍵作用。面對犯罪嫌疑人翻供而其它證據薄弱的情況,要通過被告人供述、證人證言等尋找客觀證據線索,積極收集隱蔽性證據。

本案中,承辦檢察官注意到張少平曾供述其作案后將李云錢包內的身份證、銀行卡、購物卡等物品扔到了宿州天露浴池下水道內的細節,并對拋棄地點進行了辨認,但偵查人員并沒有對該下水道進行打撈。經與公安承辦人聯系,得知公安機關認為本案抓獲張少平時距離其作案將近三個月,而其供述的拋棄地點是公共浴池下水道,整個浴池的水都從該下水道通過,水量很大,已不具備打撈價值。案件經兩次退查仍無結果,承辦人將該情況向領導匯報后,經分析認為,該浴池為張少平供述的隱蔽物證所在地,如果打撈出涉案物品,將對定案有關鍵作用,雖然最佳打撈時機已然喪失,但只要有一線希望就要盡百分百的努力,果斷要求公安機關打撈。

距離案發一年后的2013年12月31日,在徐州市院公訴部門負責人帶領下,承辦檢察官會同公安人員趕赴宿州天露浴池,使用撬棍將院內下水道全部打開,用鐵锨將淤泥鏟到地面,進行仔細翻看查找,同時對打撈過程進行全程同步錄像。經過一天的艱苦打撈工作,當日晚6時許,在堆積如山的下水道淤泥廢物里找到一張中國銀行卡,該卡經確認就是李云失蹤當日取款使用的銀行卡。這一根據張少平供述提取到的高度隱蔽物證,成為鎖定張少平作案的關鍵證據。

經過上述工作,偵查卷宗已從原來的四本變成了九本,證據實現了量變到質變。在案證據已形成完整的證據鎖鏈,足以證明張少平的犯罪事實。2014年1月8日徐州市人民檢察院以張少平犯搶劫罪向徐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公訴。

庭審過程中,公訴人對于本案的證據及各證據證實的事實以詳細論證,并針對張少平的辯解,以證據予以有力駁斥。面對公訴機關構筑的嚴密的證據鎖鏈,以及絲絲入扣、入情入理的犯罪指控,在庭審之初一再狡辯的被告人在最后陳述環節未做任何辯解。案件取得了良好的庭審效果。

2014年4月10日,徐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以搶劫罪判處張少平死刑。張少平提出上訴,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于2014年10月11日作出終審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2015年9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裁定核準張少平死刑。

【借鑒意義】

1.對被告人供述不穩定且翻供的案件,證據收集合法性的審查至關重要。對被告人有罪供述為認定犯罪唯一直接證據,被告人翻供稱偵查機關逼供、誘供的案件,要特別注重對證據合法性的審查,通過查看訊問錄像、辨認錄像、入監體檢表、刑事強制措施文書等,審查口供來源和形成過程,同時審查被告人供述與其它證據形成的先后時間、細節印證、個性化和特異性表述等,確保采信的證據均具有合法性,守好證據能力關。如本案中通過查看訊問、指認錄像,對偵查人員及相關人員進行詢問,復勘現場等,排除了公安機關刑訊逼供的可能。

2.收集、調取排他性、獨特性間接證據,對補強口供、完善證據鎖鏈具有重要作用。被告人供述具有直接證明案件事實的能力,但其真實性需要關聯證據的補強與印證。在口供蘊含的大量信息中,要注重排他性、獨特性間接證據的收集調取。本案中,檢察機關通過被告人供述調取被告人不記名電話卡來源、手機通話基站位置及通話記錄等,證明案發當天被告人與被害人活動軌跡一致;通過調查發現作案后被告人將一捆20元面值的新鈔存入銀行,而被害人失蹤當日從銀行所取的現金中確有20元面值的2萬元錢,存取錢款具有顯著特征。上述兩項間接證據均具有排他性、獨特性特點,且系先供后證,有力地補強了口供,完善了證據鎖鏈。

3.積極提取隱蔽性物證、書證,以客觀證據筑牢案件證據基石。檢察機關在審查案件時,對于被告人翻供、案件事實和證據存在疑問時,不能過于倚重口供,要打破“坐堂辦案”模式,親歷審查,通過被告人供述、指認筆錄等尋找證據線索,尤其要注重對隱蔽性書證、物證等客觀證據的收集、固定工作。本案中,檢察機關在審查被告人供述時發現被告人作案后曾將被害人身份證、銀行卡等物品扔到下水道的細節,要求并親自帶領公安機關對拋物地點進行打撈,最終提取到具有高度隱蔽性、非親身經歷外人不可能知曉的客觀物證——被害人銀行卡一張,成為鎖定被告人作案的關鍵證據。

【相關規定】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條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八十三條、第一百零六條

聯系我們
服務熱線:13654849896   郵箱:[email protected]
包頭律師咨詢網    地址:包頭市昆區凱旋銀河線2A1807室內蒙古鋼苑律師事務所(銀河廣場西)     
 蒙ICP備09000912號   Copyright © 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4393952.com 
技術支持 普訊網絡 
三国全面战争经济攻略 广西地方专项计划大学 乌克兰美女 安娜 打鱼游戏是赌博吗 双色球6码黄金分割点 21点扑克玩法教学视频 秒速时时骗局 北京pk官方开奖结果 广州沐足和按摩的区别 北京pk赛车app下载 上海上门按摩特殊服务 极速6合精准计划软件 白菜体验金老虎机平台 九龙娱乐网 球探网即时比分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