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全面战争经济攻略

協 辦:內 蒙 古 科 技 大 學 法 學 系
首頁  | 本網資訊  | 親辦案例  | 法院審判規范性文件  | 合作媒體  | 經典案例  | 民商法學  | 刑事法律  | 證據法學  | 法律帝國
本站搜索
故意殺人案件中,在被告人零口供,部分關鍵證據如作案工具等滅失的情況下如何認定
文章來源:包頭律師事務所  發布者:包頭律師  發布時間:2019-6-6 20:54:03   閱讀:2153

【基本案情】

被告人李明清,男,1969年1月出生,陜西略陽縣人,曾因犯拐賣婦女罪、敲詐勒索罪于1996年12月12日被陜西省略陽縣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剝奪政治權利三年。

被告人李明清與被害人耿夢曉系海門市亞洲新能源公司工友。后耿夢曉至海門市招商局重工(江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招商重工)打工。案發前,李明清將身份證交給耿夢曉,欲通過耿夢曉在招商重工找工作。因工作失誤,2015年3月28日耿夢曉被公司開除。次日上午,耿夢曉至公司辦理離職手續。當日15時許,經與李明清電話聯系,耿夢曉騎電瓶車至李明清位于海門市濱江街道三南村十三組的暫住地吃飯喝酒,呂來平亦在場一起吃飯,但未喝酒。17時許,呂來平因上夜班先行離開。耿夢曉與李明清繼續飲酒、吃飯,后耿夢曉遭李明清殺害。之后李明清將耿夢曉的電瓶車丟棄在海門市濱江街道和南路附近,將肢解的耿夢曉尸體的尸塊,于當晚分二次用其電瓶車運至濱江街道沿江公路路北一樹林內掩埋、拋棄。

2015年4月1日,耿夢曉的女友施紅娟報案稱耿夢曉于3月29日下午聯系不上,公安機關經偵查發現被害人最后聯系人員及進入區域均與李明清有直接聯系。通過查看監控視頻,發現一輛可疑電瓶車在2015年3月29日晚至3月30日凌晨兩次從李明清暫住地出來,行駛至林蔭園林公司樹林后返回。該電瓶車兩次前往林蔭園林公司時電瓶車踏板上攜帶可疑物品,返回時可疑物品消失。在未查獲李明清電瓶車的情形下,經對該輛電瓶車跟蹤對比發現,該車與視頻中李明清的電瓶車屬于同一類型,進而將李明清列為重點嫌疑對象。2015年5月20日上午,偵查人員在林蔭園林公司樹林內(即濱江街道沿江公路路北一樹林)對腐敗尸體進行搜尋,在林蔭園林公司樹林內一土坑中發現一具被肢解的男尸,經鑒定系耿夢曉。經法醫學尸體檢驗鑒定,被害人耿夢曉符合機械性窒息死亡。5月20日,李明清在杭州被公安機關抓獲歸案。

【要旨】

故意殺人案件中,在被告人零口供,部分關鍵證據如作案工具等滅失的情況下,必須注重對間接證據的收集和審查,在間接證據已經查證屬實,與其他證據相互印證,同時不存在無法排除的矛盾和無法解釋的疑問,在案間接證據可成為定案證據。

【指控與證明犯罪】

被告人李明清故意殺人一案,由海門市公安局于2015年10月23日移送海門市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2016年2月19日報送至南通市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

審查起訴階段,南通市人民檢察院審查了全案卷宗,訊問了李明清。經審查后發現,本案證據體系具有以下特點:

第一,缺少認定被告人李明清實施殺人行為的直接證據。李明清殺害耿夢曉及分尸、埋尸的事實沒有目擊證人或監控錄像能夠證實。李明清歸案之后拒不供述犯罪事實,辯稱沒有殺人,耿夢曉當天到其住處喝酒,中途被兩個朋友叫走了,后被殺害分尸的事情與其無關。

第二,本案的部分關鍵證據缺失。分尸工具、被害人的生殖器官去向不明,被害人的眼鏡、手機、鞋子等物品無法找到。

第三,能夠證實李明清有作案嫌疑的證據有:(1)在李明清的海門暫住房地面、門、圓凳上等多處檢出人血,系耿夢曉的DNA;(2)在掩埋耿夢曉尸塊的土坑附近提取的被害人所穿黃色夾克衫的內側衣領處檢到李明清的線粒體DNA;(3)包裹尸體用的編織袋上粘貼寫有李明清名字及電話號碼的快遞單;(4)在李明清電瓶車的車前部儲物盒上的一鑰匙孔下方凹槽內檢出被害人耿夢曉的DNA;(5)從埋尸現場提取的3根布帶與李明清暫住地提取的3根布帶所檢項目實測值具備相似特征;(6)對案件現場附近提取的疑似拋尸的2個視頻監控文件和利用李明清二輪電瓶車進行偵查實驗攝錄的2個視頻監控文件、2個照片文件進行檢驗,證實李明清的電動車與視頻監控中的電動車種類相同。以上客觀性證據均指向李明清具有重大作案嫌疑。

第四,本案證據體系中存在有待進一步查證的疑點:(1)李明清作案動機不清,被害人被分尸且生殖器官未找到,但無證據顯示李明清與耿夢曉之間有較大矛盾;(2)李明清辯稱2015年3月29日當日被害人耿夢曉系在飲酒過程中被他人帶離其暫住地,法醫學尸體檢驗只能顯示被害人死亡時間是末次進餐中或不久,但不能確認末次進餐時間是否2015年3月29日;(3)李明清實施殺人、分尸的時間左右鄰居有人在家,但均未發現異常,李明清是否具備作案的時間和條件,耿夢曉被殺害及分尸地點能否確定。

針對需要進一步查證的問題,檢察機關開展了大量證據復核和補證工作,在對每一個間接證據查證屬實、確認其真實性的基礎上,挖掘每一個間接證據與案件事實存在的關聯性,證實李明清實施了殺害耿夢曉、分尸、埋尸的事實。

1.現有證據能夠證實李明清具備殺害耿夢曉的作案動機。檢察機關對李明清和耿夢曉的關系進行了補充調查,調取到2013年李明清在海門市人民法院民事糾紛訴狀等材料,顯示耿夢曉在該案中曾出庭作證,作出不利于李明清的證言,法院根據耿夢曉的證言及其他證據作出對李明清不利的判決。調取李明清和耿夢曉共同工友金徐飛的證言,證實耿夢曉說過,李明清認為訴訟失利的責任應當由耿夢曉承擔,并在2015年春節前向耿夢曉要錢。以上證據能夠證實李明清、耿夢曉此前存在積怨,李明清供述稱2015年3月29日15時,二人因為耿夢曉稱幫其找工作一事相約見面,結合李、耿二人均有酒后易鬧事、打架的情況,當天具備沖突的可能性。

2.現有證據證實被害人耿夢曉系他殺且死亡時間是在2015年3月29日與李明清共同進餐中或不久。一是耿夢曉自殺的可能性可以排除。尸體檢驗報告認定耿夢曉系機械性窒息死亡,排除中毒死亡、暴力打擊及銳器損傷等情形,且多名證人證實與耿夢曉接觸時,耿夢曉沒有自殺輕生的想法。二是案發當天耿夢曉沒有離開李明清暫住地區域。經查看現場周邊監控布控點及調取的監控,可確定案發現場呈現四角監控全布控、無死角的狀況。監控顯示,李明清在2015年3月29日下午18時16分駕駛被害人電瓶車外出并將電瓶車拋棄,在此之前李明清沒有離開監控區域。被害人耿夢曉手機最后一次通話時間為2015年3月29日近17時,從該時間至當日18時16分李明清離開的時間段內,檢察機關對從該區域內離開的13輛車的車輛信息、車主言辭開展補證,排除了被害人耿夢曉在當日采用乘車、步行等方法自行離開該暫住地區域的可能。三是耿夢曉最后進食的食物與尸檢報告能夠相互印證。證人呂來平的證言能證實當天耿夢曉來了以后,李明清就炒了豇豆炒肉一個菜,且呂來平在下午5點多離開時,李明清和耿夢曉還在繼續喝酒。尸體檢驗報告在耿夢曉胃內檢驗出90克胃內容物有豇豆皮等、食管內少量肉糜,印證了呂來平的證言。尸檢根據胃腸消化排空規律,可以證實耿夢曉的死亡時間是2015年3月29日與李明清共同進餐中或不久。

3.現有證據能夠認定耿夢曉在海門市濱江街道三南村十三組李明清海門暫住地內遇害并被肢解。根據現場勘驗,在李明清海門暫住地水泥塊上、圓凳腿上及背面、北門上、西北床板上、地面上、李明清的電瓶車車前部儲物盒上的血跡中檢出耿夢曉的DNA。耿夢曉的血跡在李明清的暫住房內分布比較分散,北門上、西北床板上、圓凳腿上及背面血跡均高于地面,符合被害人被害時血跡飛濺、無規律等特點。現有證據可以認定被害人耿夢曉在海門市濱江街道三南村十三組李明清海門暫住地內遇害及被肢解。證人施紅娟、耿青林的證言及耿夢曉的監控檢查證明耿夢曉身體健康,不流鼻血。證人呂來平證言亦未反映當天與耿夢曉一起時耿有皮膚破損及流血情況。李明清在偵查階段及一審庭審中均供述當天耿在其家中沒有出現流血現象。以上證據可以證實李明清的海門暫住房應為耿夢曉被害及遭肢解的場所。

4.現有證據能夠證實李明清具備作案時間。(1)根據證人呂來平的證言,3月29日17時許呂來平提前走,房間內只剩李明清與耿夢曉2人。(2)根據耿夢曉的通話記錄, 17時22分耿夢曉手機打出最后一個電話,之后到19時55分均為被叫號碼,且均未接通,并于20時02分手機關機,關機區域位于李明清暫住地區域。(3)根據現場監控錄像,18時16分李明清第一次駕駛耿夢曉的電瓶車外出并將該電瓶車拋棄,18點51分步行回暫住地,后23時21分李明清第一次外出拋尸,證實李明清具備實施作案的時間和分尸的時間;23點45分李明清第一次拋尸回來,次日0點11分第二次出門拋尸。(4)經偵查實驗,偵查人員駕駛李明清電瓶車從李明清的暫住區域駕至沿江公路埋尸樹林入口所用時間比監控錄像顯示的可疑車輛兩次所用時間分別快16秒、33秒,說明李明清在監控視頻顯示的時間段內能夠完成用電瓶車運送尸體的全過程。

5.現有證據能夠證實李明清具備實施肢解尸體的作案工具。證人沈健、呂來平均證實李明清家里有菜刀,尸體檢驗鑒定意見證明被害人耿夢曉的尸體被分為6塊,切開形式由菜刀可以形成。李明清一審當庭供述從南通扣押的菜刀就是其在海門使用的菜刀,刀柄是木柄或者膠木的,當公訴人出示南通扣押的不銹鋼柄的菜刀時其即翻供稱記不清楚了,不能供述木柄菜刀的去向和鋼柄菜刀的來源。結合證人證言、李明清供述及監控視頻證實3月30日上午李明清帶紅色袋裝物品外出,回來時紅色袋裝物品消失的情況,該行為不能排除系拋棄作案工具。以上證據可以證實李明清海門暫住地有菜刀,有工具實施肢解尸體的行為。

6.現有證據能夠證實李明清實施了騎車運送及埋藏被害人耿夢曉尸體的行為。(1)監控視頻可以證實3月29日晚23時21分一人戴頭盔駕駛一輛電瓶車從李明清暫住地區域出來,踏板上有可疑物品,一路通過監控于23時29分左右到達后來發現尸體的小樹林,23時35分出來后可疑物品消失。3月30日0點11分同樣的情況,0點20分進入小樹林,0點55分出來。上午6時18分李明清駕駛電瓶車出門,車上有紅色包裝的物品,中途紅色物品不見,7點19分回暫住區域。證人呂來平、盛燕的證言證實李明清有頭盔。(2)根據偵查實驗筆錄和浙江省公安司法鑒定中心的鑒定意見,證實監控中的電瓶車與李明清擁有的電瓶車系同一種類,且在該電瓶車上車前部的儲物盒上鑰匙孔下方凹槽內提取到耿夢曉的DNA分型。(3)證人黃衛兵的證言、辨認筆錄及手機通話記錄照片、鐵鍬提取筆錄及相關物證鑒定意見書證實4月1日上午8時左右李明清駕駛自己的電瓶車從南通到三和轉盤處,乘坐黃衛兵的三輪摩托車去藏尸點的小樹林,并在路上從一小店內購買鐵鍬一把,后在小樹林里停留15分鐘以上于8時15分從小樹林空手出來后,后再次乘坐黃衛兵的三輪車前往三和轉盤處,后李明清駕駛其電瓶車前往南通方向。(4)偵查機關提取的包裹尸塊的三個綠色編織袋,其中一個編織袋上有一張快遞單,快遞單上有“李明清”及李明清的手機號碼“13912275095”,且證人呂來平、沈健證實李明清曾接收過編織袋包裝的快遞。(5)埋尸現場提取的三根布帶,在李明清家中提取的三根布帶,經鑒定在編織結構、寬度、紫色、白色的密度等9處對比實測值具備相似特征。且證人蔡菊、朱守娟、施燕娟的證言證實本案提取的布帶與蔡菊店里2014年使用的一致,2014年5月因李明清討要,只給過李明清,這一片有這布帶的就是蔡菊和朱守娟。以上證據能夠證實李明清實施了騎車運送及埋藏被害人耿夢曉的被肢解的尸體的行為。

7.可以排除第三人作案。(1)對證人呂來平作案可能的排除。相關證據證實29日17時12分呂來平著白色工作服駕駛電瓶車外出,17時42分指紋打卡上班,當晚的監控視頻也沒有發現呂再返回,呂來平沒有作案的時間。(2)對與耿夢曉通話的人作案可能性的排除。3月29日下午與耿夢曉通話的可能知曉耿夢曉方位的楊梅香、錢曉兵、趙禮兵、吳愛國均證實在上班,無作案時間。(3)對案發時間段內進出案發區域的汽車及駕駛員的排除。證人顧燁等13人證言、監控視頻及情況說明證明,14輛案發時間段內進出該區域的汽車沒有搭載耿夢曉離開的可能,且13名車主均表示未見過也不認識耿夢曉,與耿無交集及矛盾關系。(4)對案發現場在周邊4個監控區域內居民、企業人員及電瓶車的排除。該區域內的常住及暫住、企業人員共計111人、電瓶車42輛均排除作案嫌疑,該區域內人員與耿夢曉無任何交往及矛盾,認識李明清的除呂來平、安萬飛、沈健外,均與李明清無深入交往及矛盾。(5)對證人沈健作案可能性的排除。公安機關在李明清海門暫住地提取的一枚煙頭雖然檢出沈健的DNA,但29日沈健上班打卡記錄證實其7點43分打卡入廠,20點03分打卡出廠,證人黃永明證實沈健幫李明清搬過家,在李明清家中留下煙頭具有合理性,且其電瓶車與外出拋尸的電瓶車不符,排除其作案可能。(6)對埋尸現場區域提取的2枚煙頭的排除。埋尸現場區域提取的“云煙牌”、“南京牌”各一枚香煙頭鑒定出不明人員的DNA,但這2枚煙頭系離埋尸核心區域最遠的地方提取的物證,該場所系開放的公共裸露空間,在埋尸的土坑及尸體上并沒有檢出與2枚煙頭相同的DNA,與本案并無關聯性。

根據以上分析,被告人李明清辯稱自己沒有實施殺人行為的辯解不足以采信。南通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定檢察機關出示的證據能夠相互印證,予以確認,于2017年4月19日作出一審判決,認為李明清構成故意殺人罪,鑒于無證據證明李明清系預謀殺人,且本案發生于二人喝酒過程中,不排除因口角糾紛引發的激情殺人,故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并限制減刑。

李明清不服一審判決,以其沒有殺人為由提出上訴。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于2017年12月28日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借鑒意義】

《關于辦理死刑案件審查判斷證據若干問題的規定》中規定在僅有間接證據的情況下,要求證據之間具有內在聯系,共同指向同一待證事實,且能合理排除矛盾的,才能作為定案根據。本案為檢察機關如何適用本條規定進行證據審查提供了參考:

1.在僅有間接證據的命案中,必須通過詳細的證據審查形成證據鎖鏈。該案的證據特點是沒有被告人作案的直接證據,且部分關鍵證據缺失。在辦理此類案件時,檢察機關必須通過詳細的證據審查,補強間接證據,以形成完成、閉合的證據鎖鏈。該案從被告人的作案動機、作案時間、死亡時間、作案地點、作案工具、運尸埋尸行為等6個方面進行證據補強,通過補充調查被告人與被害人前期關系、證人證言等,證實被告人與被害人二人有酒后沖突的可能性;通過審查尸檢報告、監控錄像,證實被害人死亡時間且系他殺;通過現場勘驗、DNA檢測,證實被害人在被告人家中遇害;通過調取監控錄像、被害人手機通話記錄、偵查實驗等,證實被告人有充分的作案時間;通過證人證言、被告人供述,證實被告人家中有菜刀、有實施肢解尸體行為的工具條件;通過審查監控視頻、偵查實驗等,證實被告人實施了騎車運尸、埋尸的行為。通過上述細致、客觀、認真的證據審查,自行或引導偵查機關補強了客觀證據,形成了比較完整的證據鎖鏈,為指控犯罪事實打下了扎實的證據基礎。

2.在命案辦理過程中,排除第三人作案的可能性對辦案實踐意義重大。該案在這一方面作了詳細的審查論證工作,對所有具有作案嫌疑的人員進行了排除,主要針對六類嫌疑人,包括案發前一起吃飯的證人呂再來、案發時間前后通話對象、案發時間案發區域進出車輛駕駛員、案發地點周邊居民、案發地點留有煙頭的證人沈健、埋尸現場留有煙頭人員,全面、周延地排除了具有作案嫌疑的人員。在排除第三人作案可能性的前提下,間接證據形成鎖鏈,結論是唯一的,在案間接證據作為定案證據使用。

【相關規定】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條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一百零四條、第一百零五條

聯系我們
服務熱線:13654849896   郵箱:[email protected]
包頭律師咨詢網    地址:包頭市昆區凱旋銀河線2A1807室內蒙古鋼苑律師事務所(銀河廣場西)     
 蒙ICP備09000912號   Copyright © 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4393952.com 
技術支持 普訊網絡 
三国全面战争经济攻略 销售单打印软件免费版 双色球怎么填手写 三公九卿制 双色球字谜 北京pk赛车20分钟一期 手机北京赛pk10计划软件 上海时时票机破解 二八杠生死门看牌算法 如意彩票首页 捕鱼达人2破解版1.7 组选包胆走势方法 博客 北京塞车pk10计划软件下载 70万人棋牌 河北时时直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