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全面战争经济攻略

協 辦:內 蒙 古 科 技 大 學 法 學 系
首頁  | 本網資訊  | 親辦案例  | 法院審判規范性文件  | 合作媒體  | 經典案例  | 民商法學  | 刑事法律  | 證據法學  | 法律帝國
本站搜索
【刑事審判參考】第1276號裁判要旨提煉:宋某勝等故意傷害、故意毀壞財物案
文章來源:包頭律師事務所  發布者:包頭律師  發布時間:2019-6-7 21:56:08   閱讀:1053

事出有因非法拘禁他人向其親屬索取賠償金的行為性質如何認定

基本案情

河北省某市人民檢察院指控,201411月,被害人王某與宋某某(女,未成年,另案處理)通過QQ聊天認識,并發生性關系,宋某某將此事告知其父被告人宋某勝。2015123日、被告人宋某勝及妻子李某英決定對此事私了,宋某勝讓宋某某將王某叫至本村,宋某勝與其子宋某安(在述)、子宋某柱、宋某山在村口等候,當日1330分許,王某駕駛冀 FOX X長安面包車到達村口,被告人宋某勝、宋某安、宋某山持羊角錘、木棍等工具毆打王某,后將王某帶至宋某勝家舊院內。其間,宋某勝、宋某群、宋某學宋某山、宋某柱、李某英、宋某安持棍棒等工具多次沒打王某,并向其家人索要人民幣50萬元,后王某死亡。經法醫鑒定,王某系例傷性體克死亡。當晚,被告人宋某勝、宋某安、宋某柱等人將王某的面包車及尸體推入鄰縣道路邊懸崖下,造成面包車損毀,經鑒定面包車價值人民幣24300元。

   公訴機關認為,被告人宋某勝、宋某柱、宋某山綁架他人,故意毀壞他人時物、數額較大,其行為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三十九條第二、第二百七十五條之規定、應當以綁架罪、故意毀壞財物罪追究其刑事責任;被告人宋某群、宋某學、李某英綁架他人,其行為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三十九條第二款之規定,應當以綁架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河北省某市中級人民法院經過審理認定的事實與公訴機關指控的事實基本一致。

河北省某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為,被害人王某生前通過Q0聊天和宋某某相識并發生性關系后,又以公開宋某某裸照脅迫宋某某與其繼續發生性關系。被告人宋某勝得知后,糾集被告人宋某群、宋某學、宋某山、宋某柱、李某英將王某拘禁,使用暴力致被害人王某死亡,六被告人的行為均構成故意傷害罪;被告人宋某勝、宋某柱、宋某山將王某的面包車推下懸崖,故意毀壞他人財物,數額較大,三被告人的行為構成故意毀壞財物罪。公訴機關指控三被告人構成故意毀壞財物罪成立,指控各被告人構成綁架罪不當。被告人宋某勝在非法拘禁、暴力傷害致人死亡的犯罪中,直接策劃、指揮、參與拘禁、毆打、索賠行為,系主犯;被告人宋某群、宋某學、宋某山、宋某柱、李某英起幫助作用,系從犯;被告人李某英協助查機關抓抽同案犯宋某群、宋某學、宋某柱,依法構成立功;對被告人宋某群、宋某學、宋某山、宋某柱、李某英均減輕處罰。宋某勝主動投案,如實供述所犯罪行,依法構成自首。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條第二款、第二百三十四條、第二百七十五條、第六十九條、第五十七條第一款、第二十五條第一款、第三二十六條第一款、第二十七條、第六十七條第一款、第六十八條、第三十六條第一款,(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一百三十條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一百五十五條第一款、第二款之規定,判決如下:

1.被告人宋某勝犯故意傷害罪,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犯故意毀壞財物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決定執行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2.被告人宋某群犯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一年。

3.被告人宋某學犯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一年。

4.被告人宋某山犯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年;犯故意毀壞財物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決定執行有期徒刑七年。

5.被告人宋某柱犯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四年;犯故意毀壞財物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決定執行有期徒刑五年。

6.被告人李某英犯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

審宣判后,被告人宋某勝等五人不服,向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經過閱卷,不開庭審理,認定原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量刑適當,審判程序合法。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主要問題

1.事出有因將他人非法拘禁,后向其家人索要賠償金的行為性質如何認定?

2.將被非法拘禁的被害人毆打致死的行為性質如何認定?

三、裁判要旨提煉

(一)事出有將他人非法拘禁,后向其家人索要賠償金的行為應定非法拘禁罪

 ()非法拘禁并實施傷害行為,致被害人死亡的,應定性為故意傷害罪

被告人宋某勝、李某英等人,在得知其未成年女兒與成年男子王某發生性關系之后,基于氣憤將被害人王某長時間非法控制之后,對王某進行打,向王某及其家人索取賠償款,雖然上述賠償款是法律上所不保護的非法債務,但基于有關司法解釋的規定,宋某勝等人的行為應構成非法禁罪。后宋某勝等人多次毆打王某,致王某創傷性休克死亡,根據刑法的定,應以故意殺人罪或故意傷害罪定罪處罰。根據本案事實,在王某生命于危險狀態時,有被告人給王某服藥,并找來村醫給王某治療。各被告人當然不希望王某死亡,不具有非法剝奪他人生命的故意,依法應當認定各被告人的行為由非法拘禁化為故意傷害罪。

(撰稿:河北省保定市中級人民法趙雪蓮 張勝利  審編:最高人民法院刑二庭韓維中)

聯系我們
服務熱線:13654849896   郵箱:[email protected]
包頭律師咨詢網    地址:包頭市昆區凱旋銀河線2A1807室內蒙古鋼苑律師事務所(銀河廣場西)     
 蒙ICP備09000912號   Copyright © 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4393952.com 
技術支持 普訊網絡 
三国全面战争经济攻略 冰河世界 简笔画 太阳vs尼克斯 2014FIFA闯关 秒速时时彩赌博 三重魔力在线客服 瓦伦西亚vs马竞bt 国际米兰桑普多利亚录像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结果l 北极特务电子游艺 东方珍兽技巧 探灵笔记蹲下鬼看不到 法国图卢兹时间 广东36选7走势图分析 独行侠VS雷霆前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