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全面战争经济攻略

協 辦:內 蒙 古 科 技 大 學 法 學 系
首頁  | 本網資訊  | 親辦案例  | 法院審判規范性文件  | 合作媒體  | 經典案例  | 民商法學  | 刑事法律  | 證據法學  | 法律帝國
本站搜索
【刑事審判參考】第1267號裁判要旨提煉:席登松等組織賣淫、劉斌斌等協助組織賣淫案
文章來源:包頭律師事務所  發布者:包頭律師   發布時間:2019-6-8 23:13:41   閱讀:892

組織賣淫罪的“組織”要件及情節嚴重如何認定基本案情

被告人席登松,男,1972127日出生。2016729日被逮捕。

被告人郭晨,女,1988101日出生。2016729日被逮捕。

被告人鄭利華,男,1978520日出生。2016729日被逮捕。

被告人陸根武,男,1972629日出生。2016729日被逮捕。

被告人劉斌斌,男,1990910日出生。2016729日被逮捕。

被告人汪雨,男,1988122日出生2016721日被取保候審。

被告人詹海燕,女,19901129日出生。2016729日被逮捕。

被告人付大勇,男,1991110日出生。201697日被逮捕。

被告人王淑娟,女,1989610日出生。2016718日被取保候審。

被告人汪榆鑫,女,1991611日出生。2016812日被取保候審。

浙江省江山市人民檢察院以被告人席登松犯組織賣淫罪、非法持有槍支罪,被告人郭晨、鄭利華、陸根武犯組織賣淫罪,被告人劉斌斌、汪雨詹海燕、付大勇、王淑娟、汪榆鑫犯協助組織賣淫罪,向江山市人民法院提起公訴。江山市人民法院經審理查明:

(一)組織賣淫、協助組織賣淫的事實

20156月至20166月,被告人席登松、鄭利華、陸根武在江山市金陵大酒店一樓以6:3:1的出資比例合伙經營江山市金陵保健服務中心(以下簡稱金陵SPA館),由席登松具體經營管理。其間金陵SPA館組織賣淫女向嫖客提供多種性服務,收取不等的費用。20158月,席登松與被告人郭晨書面約定合作經營金陵SPA館賣淫服務,郭晨組建、管理賣淫女團隊,席登松負責金陵SPA館的整體運營管理,包括收銀員的雇用、稅費開支、物品提供以及相關人員違法行為被查處后的處置等。之后,郭晨招募賣淫女、安排賣淫交易,利用微信、支付寶收銀,通過微信及出租車司機招攬嫖客,同時向鄭利華發送每日記賬單;鄭利華通過郭晨發送的每日記賬單以及偶爾到金陵SPA館查看掌握情況;陸根武偶爾到金陵SPA館查看掌握賣淫情況。賣淫所得的13%歸郭晨,50%歸賣淫女,7%由席登松、鄭利華、陸根武按出資比例分配。

20156月至8月,被告人汪榆鑫在金陵SPA館擔任收銀員,負責收銀記賬、賣淫計時、催鐘、接待嫖客。20151月至20166月,被告人詹海燕在金陵SPA館擔任收銀員,20164月至20166月,被告人王淑娟在金陵SPA館擔任收銀員,二人均負責收銀記賬、賣淫計時、催鐘、給付出租車司機提成。20162月至6月,被告人付大勇受雇于被告人郭晨在金陵SPA館擔任服務員,協助郭晨接待嫖客、通知賣淫女試鐘、帶賣淫女供嫖客挑選、收銀、給付出租車司機提成。20165月至6月間,金陵SPA館組織10余名賣淫女共賣淫1400次。

2016329日,被告人席登松承包被告人汪雨經營的江山市瑞都酒店208號房間,用于組織賣淫活動。被告人汪雨為被告人席登松在瑞都酒店客房放置招嫖卡片、抄錄酒店男性旅客信息提供便利。其間,被告人席登松、郭晨等人組織10名賣淫女在瑞都酒店賣淫20次。20164月至6月,被告人劉斌斌受雇于席登松,負責在金陵SPA館與瑞都酒店之間接送10名賣淫女,并經手開房及給付出租車司機提成。

2016627日、72日、721日、84日,被告人劉斌斌、陸根武、汪雨、汪榆鑫先后向公安機關投案。

(二)非法持有槍支的事實

2015年下半年,被告人席登松叫其朋友祝鐵鋒從網上購買氣槍零部件后,由毛立旺(另案處理)將零部件組裝成一支氣槍,席登松同時從毛立旺處購買一支氣槍。20165月中下旬,席登松將上述兩支氣槍從其家中轉移至夏建軍(已判刑)處保管。2016623日凌晨,民警從夏建軍處將該兩支氣槍繳獲。經鑒定,該兩支氣槍均為以壓縮氣體為動力的非制式槍支,具有致傷力。

另查明,被告人席登松在本案偵查期間檢舉揭發他人涉嫌販賣毒品犯罪,但公安機關未查證屬實。

江山市人民法院認為,被告人席登松、郭晨鄭利華、陸根武共同組織他人賣淫,其行為均已構成組織賣淫罪,且情節嚴重;被告人付大勇、劉斌斌、詹海燕、王淑娟、汪雨、汪榆鑫明知他人組織賣淫而予以幫助,其行為均已構成協助組織賣淫罪,其中被告人劉斌斌協助組織賣淫情節嚴重;被告人席登松違反槍支管理規定,非法持有槍支,其行為已構成非法持有槍支罪。被告人席登松一人犯數罪,應依法予以并罰。被告人劉斌斌系累犯,應依法從重處罰。在共同組織賣淫犯罪中,被告人席登松、郭晨起主要作用,系主犯;被告人鄭利華、陸根武起次要作用,系從犯,結合本案具體事實,對被告人鄭利華、陸根武依法可以減輕處罰;同時,在被告人鄭利華、陸根武之間,被告人陸根武的作用又相對較輕,在量刑時酌情予以體現。被告人陸根武、劉斌斌、汪雨、汪榆鑫主動投案并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屬自首,依法可以從輕或減輕處罰。被告人席登松、郭晨、鄭利華、大勇、詹海燕、王淑娟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屬坦白。被告人席登松雖有檢舉揭發,但未經查證屬實,不構成立功。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五十八條第一款、第四款,第一百二十八條第一款,第二十五條第一款,第二十六條,第二十七條,第五十二條,第六十五條第一款,第六十七條第一款、第三款,第六十九條,第六十四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1.被告人席登松犯組織賣淫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三十萬元;犯非法持有槍支罪,判處有期徒刑八個月;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十一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三十萬元。

2.被告人郭晨犯組織賣淫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二十萬元。

3.被告人鄭利華犯組織賣淫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二十萬元。

4.被告人陸根武犯組織賣淫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十萬元。

5.被告人劉斌斌犯協助組織賣淫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三萬元。

6.被告人汪雨犯協助組織賣淫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三萬元。

7.被告人詹海燕犯協助組織賣淫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六個月,緩刑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二萬元。

8.被告人付大勇犯協助組織賣淫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緩刑二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一萬五千元。

9.被告人王淑娟犯協助組織賣淫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緩刑二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一萬五千元。

10.被告人汪榆鑫犯協助組織賣淫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一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八千元。

宣判后,被告人席登松、郭晨、陸根武、劉斌斌提出上訴。席登松上訴稱,原判量刑過重,請求減輕處罰。郭晨上訴稱,原判認定其組建、管理賣淫女團隊的事實不清,證據不足;其在共同犯罪中屬從犯,原判量刑過重,請求減輕處罰。陸根武及其辯護人上訴、辯護稱,陸根武雖然知道金陵保健服務中心有賣淫行為,但沒有參與具體經營管理,沒有實施控制他人賣淫的行為,陸的行為不構成組織賣淫罪,且有自首情節又系從犯,原判量刑過重,請求依法改判。劉斌斌上訴稱,原判認定其接送10名賣淫女的事實不清,證據不足,請求依法改判。

浙江省衢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后認為,上訴人陸根武作為出資人,指導案例明知席登松等合伙人在金陵保健服務中心組織他人賣淫,通過查看等方式掌握賣淫情況,參與分取組織賣淫所得款項,其行為符合組織賣淫罪的犯罪特征,所提陸根武的行為不構成組織賣淫罪的上訴、辯護意見,不予采納。原判根據各上訴人及原審被告人的犯罪性質、犯罪情節、悔罪表現等,對其量刑適當,所提原判量刑過重的上訴意見,不予采納。原判認定事實和適用法律正確,審判程序合法。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2012年)第二百二十五條第一款第一項;《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五十八條第一款、第四款,第一百二十八條第一款,第二十五條第一款,第二十六條第一款、第四款,第二十七條,第六十五條第一款,六十七條第一款、第三款,第六十九條第一款、第三款,第七十二條第一款、第三款,第七十三條第二款、第三款,第五十二條,第五十三條第一款,第六十四條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組織、強迫、引誘、留、介紹賣淫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二條第一項、第五條第一項之規定,裁定如下:駁回上訴人席登松、郭晨、陸根武、劉斌斌的上訴,維持原判。

二、主要問題

1.如何認定組織賣淫罪的“組織要件

2.如何認定組織賣淫罪的情節嚴重?

3.組織賣淫罪的從犯與協助組織賣淫罪如何區分?

三、裁判要旨提煉

(一)組織賣淫罪最主要的行為特征是管理或者控制他人賣淫

投資者只要明知實際經營者、管理控制者所進行的是組織賣淫活動,即使沒有實際直接參與經營,沒有直接對賣淫活動進行管理控制,其投資行為也應認定為組織賣淫行為的組成部分。投資行為與實際經營行為、管理控制行為共同構成了組織賣淫行為。有時,投資者既是實際經營者,又是管理控制者,行為人集三種角色于一身,那就更加充分地體現了其組織賣淫的行為特征。

(二)被告人席登松等人的組織賣淫行為屬于“情節嚴重”

從司法實踐來看,大多數法院不贊同以組織賣淫的次數衡量情節是否嚴重,而應以管理、控制的賣淫人員人數,造成被組織賣淫人員傷亡后果及賣淫人員自身的情況等來認定情節是否嚴重。主要原因是,賣淫的次數問題,取證通常比較困難,認定的證據往往會比較缺乏。另外,組織賣淫的次數與人數相比,顯然人數的危害比次數大得多。基于以上理由,《涉賣淫刑案解釋》沒有將組織賣淫的次數作為認定組織賣淫情節嚴重的依據,而是專門在該解釋第十條規定:“組織、強迫、引誘、容留、介紹他人賣淫的次數,作為酌定情節在量刑時考慮。”

(三)被告人劉斌斌、汪雨、詹海燕、付大勇、王淑娟、汪榆鑫協助組織賣淫的行為應當以協助組織賣淫罪定罪處罰,以組織賣淫的共犯論處;被告人鄭利華、陸根武系組織賣淫罪共同犯罪中的從犯

組織賣淫罪與協助組織賣淫罪是兩個密切關聯的犯罪。從本質上說大多數協助組織賣淫行為屬于組織賣淫共同犯罪從犯的性質,但也有部分行為人成立專門的培訓機構、運輸組織等,專門從事協助組織賣淫的行為,這部分行為的獨立性就非常強,將其以組織賣淫罪的從犯處理,不符合這類行為的本質。因此,1997年刑法單獨規定了協助組織賣淫罪。

(四)本案量刑情節的具體運用

本案被告人眾多,量刑情節各有具體情況,原審法院根據犯罪的事實、犯罪的性質、情節和對于社會的危害程度,依照刑法和《涉賣淫刑案解釋》作出判決。

聯系我們
服務熱線:13654849896   郵箱:[email protected]
包頭律師咨詢網    地址:包頭市昆區凱旋銀河線2A1807室內蒙古鋼苑律師事務所(銀河廣場西)     
 蒙ICP備09000912號   Copyright © 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4393952.com 
技術支持 普訊網絡 
三国全面战争经济攻略 体彩浙江6十1开奖查询19023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数 北京赛场开奖结果走势图 pk10历史开奖号码 vr赛车彩票开奖记录 四川时时走势图结果查询 排列三計划 内蒙古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2019074期双色球蓝球 分分彩一开始都赢 四川时时高手群 老时时3老时时360走势图 近20期3d试机号和开奖号码 北京赛车开奖纪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