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全面战争经济攻略

協 辦:內 蒙 古 科 技 大 學 法 學 系
首頁  | 本網資訊  | 親辦案例  | 法院審判規范性文件  | 合作媒體  | 經典案例  | 民商法學  | 刑事法律  | 證據法學  | 法律帝國
本站搜索
包頭律師事務所電話:如何審查判斷DNA鑒定意見的關聯性?
文章來源:包頭律師事務所  發布者:包頭律師  發布時間:2019-6-8 23:35:43   閱讀:1787

本案是最高人民法院收回死刑復核權后,以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為由不予核準、發回重審,下級法院經重審宣告無罪的案件。對本案及案件審理過程進行全面深入地剖析和總結,既有值得借鑒的經驗,也有需要反思的教訓,給人諸多啟示。

()審查認證DNA鑒定意見,不僅要審查其客觀性、合法性,更要審查其與案件事實的關聯性以及關聯程度

在顛覆“口供為王”的刑事司法理念變革中,DNA鑒定意見、物證、書證等客觀性特征更為突出的證據的證明作用的認識得到顯著提升。在很多刑事審判人員看來,那是客觀的“不變”證據,但沒有認識到DNA鑒定意見相對于言詞證據而言,雖客觀性、合法性可以得到較高程度的保障,但關聯性及關聯程度需要審判人員認真深入地審查認證,尤其不能將DNA鑒定意見與案件事實存在的一般關聯性當作排他性,從而作為定案的依據。

如在【刑事審判參考】1272康文良故意殺人一案中,該案現場破壞嚴重,現場情況廣為周圍村民知曉。案發之初,徐某某的親屬以為徐是高血壓病發作后摔倒死亡,故沒有及時報警和保護現場,包括鄰居康文良在內的眾多村民進入現場或到場圍觀、議論,現場包括徐某某遇害位置、死亡時的身體狀態、頭面部流血、尸體旁邊有損壞的馬扎、馬扎上沾有大量血跡、發現尸體的人是爬西窗進入徐家、徐家其他門窗被反鎖等情況均為村民所知曉。村民從現場情況已經推斷出徐某某是被現場的馬扎擊打頭面部致死。在案發及偵查之初,沒有發現指向康文良作案的證據,在現場馬扎上檢出康文良DNA的鑒定意見出來后,才鎖定康文良為重要嫌疑人予以羈押。

本案除了康文良在偵查階段的有罪供述外,認定其作案的證據主要是從現場的馬扎上檢出了其和徐某某的混合DNA。而且,公安機關在獲悉該鑒定意見后,訊問康文良是否接觸過徐家的馬扎,康文良作出了否定回答。明確表示他不僅案發前后沒有接觸過徐家的馬扎,而且根本沒見過徐家的馬扎。按照一般邏輯,上述證據可以推斷出在兇器馬扎上檢出的康文良的DNA便是其作案時所遺留,可以作為定案的重要證據。

一審法院對該DNA鑒定意見高度重視,在第一次一審和第二次一審期間先后就康文良沒有受傷流血,如何能檢出其DNA,以及馬扎上的混合圖譜中是否僅檢出康文良和徐某某的基因分型,是否可以排除包含其他人的DNA的問題電話咨詢了公安部物證鑒定中心法醫,得到的答復是:不是只有血跡才能檢出DNA,非血跡,如汗液、細胞等也能檢出DNA,專業上叫接觸DNA;從馬扎上檢出的混合圖譜中能看出康文良和徐某某的基因分型,看不出其他人的DNA分型,但看不出不等于不包含,只是概率較低。一審法院根據鑒定和咨詢意見以及康文良關于“不僅案發前后沒有接觸過徐家馬扎,而且根本不知道徐家有馬扎”等供述,認定在兇器馬扎上檢出的其DNA便是其作案時遺留,并以此作為關鍵的定案依據判處康文良死刑。

最高人民法院復核階段對本案中的DNA鑒定意見,特別是其關聯性進行了重點審查,并綜合案件其他證據,認為不能依據該鑒定意見得出上述具有排他性的唯一結論,主要理由是:

1.康文良家與徐某某家是對過鄰居,徐家的馬扎曾出借給其他鄰居使用,馬扎本身是能隨意搬動之物,按照農村人經常搬動馬扎或小凳隨地而坐的生活習慣,難以全面徹底排除作為鄰居的康文良接觸徐家馬扎的可能性。

2.康文良在審判階段辯解稱,案發前一兩個月,其路過徐某某家門口徐要把借他家的鐵鍬還給他,叫他在門口坐一會兒,他不知道當時坐的是不是涉案馬扎。現有證據無法排除康文良當時曾接觸該馬扎的可能性。

3.康文良的上述辯解與其在偵查階段關于不知道徐某某家有馬扎,更沒接觸過徐家馬扎的供述相矛盾,但不能據此就認定其沒有見過、接觸過徐家馬扎:一是接觸馬扎是生活中的小事,未留下深刻記憶也屬正常;二是徐某某被發現遇害時,康文良也到場圍觀,知道馬扎是作案兇器,因此其在偵查階段聲稱自己從未見過、接觸過徐家馬扎,不排除基于避禍心理,對馬扎避而遠之,以免引火燒身。

4.一審法院的兩次咨詢未針對康文良“在案發前一兩個月曾接觸過馬扎”的辯解進行。在復核階段,承辦法官就涉案混合DNA能否檢出先后附著的時間,以及接觸DNA能在物體表面保存多久的問題進一步咨詢了公安部出具該鑒定意見的鑒定人員,得到的答復是:保存時間取決于保存條件等因素,有的汗斑、唾液可以保存幾個月甚至幾年,他們曾從一枚煙頭上檢出嫌疑人幾年前留下的唾液;康文良和徐某某先后接觸馬扎,也可能從馬扎上檢出該兩人的混合DNA,且檢驗不出附著的先后順序。因此,DNA鑒定意表明康文良曾經接觸過馬扎,而不能從科學層面否定康文良有關案發前一兩個月曾接觸過馬扎的辯解。故該鑒定意見與案件事實的關聯性很弱。

5.證據材料顯示,可以確定案發后至少有三人接觸過涉案馬扎,DNA鑒定卻未檢出該三人的DNA,說明在馬扎上未檢出DNA并不代表未接觸馬扎。也就是說,如果另有真兇,雖然使用了馬扎作案,也可能檢不出其DNA,這從另一方面說明該DNA鑒定意見對證明案件事實不具有排他性。

綜上,在馬扎上檢出康文良和徐某某的混合DNA,只能表明康文良曾經接觸過該馬扎,不能得出康文良使用該馬扎殺害徐某某的唯一結論。

聯系我們
服務熱線:13654849896   郵箱:[email protected]
包頭律師咨詢網    地址:包頭市昆區凱旋銀河線2A1807室內蒙古鋼苑律師事務所(銀河廣場西)     
 蒙ICP備09000912號   Copyright © 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www.4393952.com 
技術支持 普訊網絡 
三国全面战争经济攻略 时时彩走势图五星综合 御龙在天马装砸星技巧 绝地求生APP下载 重庆时时彩开奖记录网 顶级王牌-明星投注 天龙八部手游官网 火箭vs雄鹿直播 浪人武士游戏 燃烧的慾望援彩金 腾讯跑跑卡丁车手游什么时候上线 霍芬海姆和勒沃库森比赛分析 湖人vs雷霆 守财奴剧情介绍 魔兽世界数据库8.0